• 评领克发布会:当李书福再出发时他如何建立一

    2019-06-06 17:24:45

    不管行业怎么变,对于车厂来说,你最终都得说服消费者购买/使用你产品/服务。如果以评价新造车公司的视角看领克,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品牌? 汽车作为一件大宗消费品,无论什么

      不管行业怎么变,对于车厂来说,你最终都得说服消费者购买/使用你产品/服务。如果以评价新造车公司的视角看领克,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品牌?

      汽车作为一件大宗消费品,无论什么时代,造型设计都至关重要。毕竟一些人会因为“太难看了”一票否决一款车。

      昨晚发布的两款车大家都见过了,先说整体调性,对于一部分群体来说,很可能永远都没法接受领克的设计语言。我身边的人对领克的设计就有截然不同的态度。充满争议、差异化、前卫、时尚,这就是领克设计的标签。(实际上,这是整个领克品牌的标签,后面会讲到。)

      领克 01 PHEV 和 02 采用了高度相似的家族化设计语言,把 01 拉长、拍扁、加宽,就是轿跑风的 02 了。

      但你也能发现,无论是 01 还是 02,在中网、前包围、侧裙、轮圈款式上年轻大胆的设计、以及风格鲜艳的车漆、内饰配色已经成为标配。从设计的角度,领克的品牌塑造是成功的。它时刻传递给你一个信号:这不是任何其他新造车公司,这是领克。

      年轻人对性能的要求简单粗暴:响应迅速、随叫随到。谈性能不可避免的要谈到动力总成,也就要谈到舞台幕后的沃尔沃。

      领克 01 和 02 都是基于吉利和沃尔沃联合研发的 CMA 架构开发,CMA 架构由吉利汽车欧洲研发中心(CEVT)2000 多人的研发团队历时 3 年多研发。不用说,这里面肯定有沃尔沃的技术积淀。

      除了基础平台架构,02 车型 2.0T 版本的采用了沃尔沃的 Drive-E 系列动力总成;此外,沃尔沃和吉利还联合研发了 1.5T 车型的 3 缸发动机、1.5T 的 179 马力版本和 2.0T 版本搭载的 7DCT 湿式双离合变速箱。

      不久前的北京车展上,领克发布了新能源战略规划。现阶段,PHEV(插电式混合动力)、HEV(油电混合动力)是领克新能源战略的重要支点。之后当然就是纯电动车型了。

      说到这又不得不聊回 CMA 架构,CMA 架构的特点是高灵活性、可调整性和高兼容性。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为前瞻的基础架构。从纯电、插电式混动到油电混动、轻混乃至传统的燃油动力总成,全面兼容。

      02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全球首发时,吉利汽车集团总裁兼 CEO 安聪慧说 01、02 的新能源版本会陆续上市,但从 03 开始,纯电版本和燃油版本会同步上市。所以,你不能说领克在电气化上革命不够彻底,它是在恰当的时间推恰当的产品。

      不是所有车企都会像特斯拉一样极致,特斯拉的极致源于它没有任何燃油时代的包袱。甚至抛开包袱论,蔚来的换电、车和家的增程、小鹏的「明年超充站数量超过特斯拉」,本质上都是为保证更好的电动车用户体验采取的改进措施。

      但领克(或者说吉利沃尔沃)的燃油动力总成积累已经摆在这了。事实上领克的纯电动产品规划还是是吉利「集团军作战体系」的打法,领克未来将基于 PMA 架构研发纯电动车型——PMA 架构与 CMA 架构一样,是吉利与沃尔沃联合研发的又一个模块化基础架构。

      吉利和沃尔沃本身对电气化的态度也是很激进的:“蓝色吉利行动”规划到 2020 年,吉利 90% 的销量为新能源汽车;沃尔沃去年宣布从 2019 年起停售燃油车。你感受一下。

      未来汽车行业的竞争,电动很重要,但智能才是核心。对于领克来说,既然主打年轻牌,智能化配置就得堆足。

      先说娱乐部分,领克 01 跟 02 全系标配 10.25 英寸的全液晶仪表盘和 10 英寸中控触摸屏。单论尺寸规格,虽然比合资品牌的竞品表现好点,但比一众新造车公司还是逊色不少,这个要减分。

      不过软件系统方面是加分项,最核心的三点:有账号体系、支持人机界面(HMI)的 OTA、云服务,这三点保证了领克的中控大屏和广受好评的阿里斑马系互联网汽车一样,会获得可生长的、不断改进提升的用户体验。

      其他一些本土化的生态(高德地图车机版、科大讯飞语音交互技术)支持,诸如语音导航、控制音乐空调、远程定位车辆、智慧支付停车费功能也就水到渠成了。

      自动驾驶方面,还是来自沃尔沃的主动安全基因:标配 17 项智能驾驶配置,包括支持怠速 3 秒再次启动的自适应巡航和支持识别身高 80cm 以上行人的 AEB。当然问题也很明显:不支持 OTA 升级。这对于蔚来、车和家、小鹏这样的新造车公司都是基础能力。

      领克 02 在主动安全层面的硬件堆得很足,比如博世 iBooster 的智能助力制动系统和 ESP 9.3 高动态版车身稳定控制系统。这些配置不是光有钱就可以办到的,CMA 架构的前瞻性再次体现出价值。

      CMA 架构支持双通信通道设计,FlexRay 总线最大通信传输速度达到了10M,而传统的 CAN 总线M。事实上 FlexRay 的主要应用范围就是数字化引擎控制、ABS、悬挂控制和线控转向等。简单的说,CMA 架构的通信通道设计给领克未来车型的智能驾驶乃至辅助驾驶、整车 OTA 落地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全系车型都以同时满足 C-NCAP、E-NCAP、IIHS 的全球五星安全标准开发设计。”沃尔沃基因,没什么可说的。

      上面讲到的设计、性能、智能、电气化都是战术,不是战略。什么是品牌战略?你成立了一家新造车公司,你要做中国的 BBA、中国的丰田还是中国的福特?

      不是说在造型上抄袭这些曾经大获成功的车企,而是说未来有一天,这些新造车公司之于中国汽车工业的影响力、所能达到的高度,对标哪个巨头。

      光怪陆离的灯光、琳琅满目的酒水......传统汽车发布会的元素被无限弱化,整个场地更像是 Hip-Hop 或者街舞的 Bettle 现场。你很难想象,此刻台下正坐着吉利汽车集团总裁兼 CEO 安聪慧和一众张家口市市委市政府领导......

      事实上,为了照顾领导们的体验,领克已经做出了一定的让步:3 月的荷兰阿姆斯特丹领克 02 全球首秀发布会上,为了营造更纯粹的开放式 Party 氛围,90% 以上的人都没有安排座位。

      刚才大家参加了领克02的发布会,大家可能感觉到不一样。不知道大家仔细观察了没有,对于在座的媒体来说也许会不太适应。说实话,这个活动我也会有些不太习惯,但是我必须要接受事实。因为,这样的活动形式就是关心领克的消费者所认同的、喜欢的,是一种大家完全能够接受的,有很好的体验的一个发布会。

      领克线下连接用户的纽带领克中心前段时间升级为 6S服务模式,注入 Social(社交)和 Share(分享)理念。给一段官方介绍:

      Social 代表领克中心将成为消费者办公室和家之外的“第三地”,在这里,领克不仅提供购车、售后等传统服务,也可以成为用户举办生日聚会、朋友叙旧的社交场所。

      Share 作为领克品牌“分享”精神的进一步延伸,在产品方面领克汽车具备分享功能的技术能力,当车辆闲置时,领克车主可将车辆分享给家人、朋友以及其他拥有领克账户和数字密匙的人,这些不同的账户可以切换使用不同的系统背景、页面布局等个性化设置,同时消费者也可以参与领克俱乐部活动获得积分,通过积分来兑换精品、配件,比如车辆行李架、儿童安全座椅、冬季轮胎等。

      领克作为一个孵化自传统车厂的新品牌,将来自吉利和沃尔沃的设计、研发、制造体系得天独厚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与此同时,作为一个新生代品牌,又把互联网公司以用户为中心运营用户的打法学得像模像样。

      也许正是如此多的资源和定位优势,赋予了领克做行业第一家「汽车潮牌」的底气。更耐人寻味的是,从 01 和 02 的销量/预售数据来看,领克充满争议的品牌战略正在赢得市场。